艺术化表现生活 戏剧化讲述故事
责任编辑:王琳      发布日期:2019-01-31   
    现实题材戏曲创作,难的是超越生活真实而实现艺术真实,通过写人、写情达到感染人、感动人、鼓舞人的艺术效果。就近年来的农村现实题材戏曲创作来说,从“大学生村官”到“第一书记”再到“精准扶贫”,都是紧跟政治形势和戏曲政策,快捷迅速地反映现实是其特点,但也出现了许多粗制滥造的作品。由长春评剧院创作的《春回桃湾》,既传达了正能量、弘扬了主旋律,又扎根基层、直面生活,充满浓郁的农村生活气息和质朴而深沉的情感力量,比较好地实现了艺术化地表现生活、人性化地塑造人物、戏剧化地讲述故事,着实让人惊喜。
    评剧《春回桃湾》讲述的是当前常见的“第一书记”题材,难能可贵的是该剧直面当前农村存在的非常尖锐的干部腐败、黑恶势力等严重的现实问题,全剧围绕李春燕回家乡挂职、带领乡亲精准扶贫展开叙事,首先表现农村各色人等面对这位“空降”的女书记的各种试探,揭示出村主任侯大金横行乡里的真相;既表现了李春燕与村民的邻里情、她与侯大金的同学情,以及父女情、母女情,又表现了复杂的农村工作中情与理、情与法的纠结与斗争;既表现了李春燕对回报故土的拳拳深情,又表现了对她有救命之恩的同学侯大金从模范学生到堕落腐化的心路历程。
    该剧围绕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反腐脱贫的主要事件,注重表现人物的情感、情结、情怀,塑造了一系列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李春燕这个形象,立场有高度,思想有深度,情感有温度,非常成功。
    侯大金的形象,也非常引人深思。“有钱就是有尊严”“有权才能有钱”,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不择手段,成为山村恶势力。
    该剧在反映农村生活的复杂性和丰富性上也非常成功,可以说事事有交代、处处有着落、人人有故事。
    该剧还通过意象物的设置,使作品更具艺术性。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古钟,二是儿歌《小燕子》。从情节设置的角度来讲,通过古钟,勾连起了李春燕和她的父亲李长顺这条线索,使得作品有历史厚重感,体现了李春燕承父志、秉初心,造福乡亲的理想和追求;从象征意义来说,剧中的古钟,有醒世和警世的双重含义,当年李春燕的父亲敲响古钟,是为了唤醒乡亲们脱贫致富,而李春燕三次敲响古钟,既是唤醒乡亲脱贫致富的醒世钟,又是声讨与宣判乡村黑恶势力的警世钟。《小燕子》是一首家喻户晓的儿歌,因李春燕名字里有“燕”字,成为她的代名词;小燕子在春回大地的时候会回归旧地旧居,因此也与“少小离乡老大回”的李春燕身份相契合;该剧以“春回桃湾”作为反腐与脱贫的喻义,因此《小燕子》的儿歌又是揭示主题的象征,表现了李春燕对家乡深沉的热爱与不变初心,因此,这首儿歌的设置和运用是非常巧妙的。
    现实题材戏曲创作在表演上要实现“无动不舞”的戏曲化表达,对于生活动作的程式化、舞蹈化转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是一个难题。《春回桃湾》在这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剧中演员的表演没有走写实化、话剧化的路子,而是运用戏曲思维,一招一式、一挥手一投足,都是通过戏曲演员的身段、台步等手段来表现,体现了主创人员坚守戏曲本体的艺术追求。
    当前许多现实题材戏曲作品,要么由于功利化的目的而追求宏大主题、陷于空洞说教的困境,要么过度追求舞台形式和视听刺激而内容单薄,或是为了展示主演技艺而忽略了故事的讲述,这样的作品,其实是很难“讲好中国故事”的。《春回桃湾》人物众多却性格鲜明,正面塑造共产党员形象却着力于表现她的情感与情怀,揭露基层村霸罪行又挖掘出他人性的幽微与黑化的心路历程,这些都是戏曲创作特别是现实题材戏曲创作应当注意和追求的,相信经过进一步的加工和打磨,该剧一定会更上一层楼,成为长春评剧院和戏曲现代戏创作的精品力作。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李小菊
    源自:中国文化报
版权所有 © 19461188伟德_www.19461188.com_伟德BETVICTOR(欧洲老牌)唯一官网 Allright Reserved 2013
地址: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大街142号 邮政编码:050011 电话:0311-86050100
备案序号:冀ICP备13017863号-1